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苹果的保密工作为何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职场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

隐私 时间:2019-07-10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苹果的保密工作为何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职场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作为拥有13.5万员工(2018年年中数据)的巨型公司,苹果一直是内部泄密的重灾区。尽管苹果历届管理层多次作出努力,但始终无法杜绝iPhone、iPad等系列产品在发布前,就被提前泄露了设计细

【苹果的保密工作为何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职场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作为拥有13.5万员工(2018年年中数据)的巨型公司,苹果一直是内部泄密的重灾区。尽管苹果历届管理层多次作出努力,但始终无法杜绝iPhone、iPad等系列产品在发布前,就被提前泄露了设计细节。最严重一次当属2018年苹果曝出的一份堪称“有史以来最强硬的针对泄密活动的内部备忘录”。该备忘录显示:苹果2017年抓了29名泄密者……这些被开除的人,不仅会面临诉讼,以后在科技圈也很难再找到下一份工作了。(中外管理)

K图 AAPL_0

  作为企业中的一员,哪些话能说,哪些不能说,你真的有谱吗?

  今年特斯拉员工就收到过老板马斯克的一封邮件。该邮件警告所有员工: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如果向媒体或其他公司透露任何与业务有关的信息,都将被扫地出门,严重的还要承担损害赔偿,甚至面临刑事指控。

  让“钢铁侠”大动肝火的,是其一直的“心病”:泄密。

  给他添堵的是小鹏汽车——马斯克似乎认定小鹏汽车“盯住”了特斯拉。而小鹏汽车也毫不退让,6月中旬,随着特斯拉Model3开启预售,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干脆直称:小鹏汽车比特斯拉强,小鹏P7碾压Model3!

  而特斯拉则把战争矛头指向了商业机密问题:5月3日,特斯拉在美国起诉自动驾驶团队前员工曹光植,起诉书称:曹在去年年底被小鹏汽车挖走前,将30万份机密文件和源代码上传至个人iCloud 帐户。并认为小鹏汽车随后宣称的自驾功能套件,与特斯拉雷同。

苹果的保密工作为何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职场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

  是否存在泄密问题,特斯拉与小鹏企业的案件都解开了高科技公司“反泄密”命题的冰山一角。技术领域一直是职场泄密的高发区——大疆源代码泄露曾造成百万元损失,就是内部软件工程师所为;B站(哔哩哔哩)也因程序员违规操作,导致工程代码网上扩散,用户信息“裸奔”……近期数起数据泄密事件,都将矛头指向了“内鬼”。

  事实上,在高科技企业中,商业机密保护和窃取就像猫鼠游戏一般天天在上演。有的企业为揪出“内鬼”,甚至玩起了《窃听风云》般的“抓鼠游戏”!

  “特斯拉的警告和起诉,在科技圈是一种普遍采用的维权方式。如果是有意为之的泄密,自然要付出法律的代价,但在很多事件中,泄密只是缺乏保密意识和保密常识造成的。”创客共赢基金合伙人李建军向《中外管理》分析:随着 Facebook、Twitter、知乎等社交媒体的兴起,人人都会无意中就成了爆料者。比如:有人喜欢在微博上吐槽对公司或行业的看法,不经意间就泄露了公司机密,而这种无意识的泄露,经过网络进一步发酵后,给企业带来的影响确实很不好。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行为算是商业泄密?企业在数据安全管理中应掌握的分寸和火候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管理者和员工都需要有基本的素养。

  数据泄露是企业高度敏感的“内部威胁”

  “什么是泄密?广义上说,构成一个企业竞争优势的任何机密的商业信息,都可以被认为是商业秘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所以从法律上讲,除持有人以外的任何人未经许可使用这些信息,都将被认为是一种不公平竞争行为和侵权行为。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的列举,商业秘密一类是技术信息,包括:生产配方、工艺流程、技术诀窍、设计图纸等;另一类是经营信息,包括:管理方法、产销策略、客户名单、货源情报等。

  在企业日常管理中,尽管大多数公司不忘在劳动合同中附加“保密协议”,却依然很难阻止愈演愈烈的内部泄密事件的发生。通常情况下,企业内部泄密多发生在离职时拷贝带走,尤其竞争对手通过收买的方式,更诱惑了离职人员为此铤而走险、甚至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泄露用户的个人信息。而这种有针对性的内部泄密,相比无意泄密危害更大,无意泄密的随机性较强,且未必全部出于主观恶意。

  “在科技创新时代,全球尤其是中国,举全国之力在抓技术突破,但技术是有门槛的,很多核心技术是企业研究了多年才积累下来的财富。若被竞争对手破解,或直接被员工带出去而泄密,将是很可怕的事。越是大的公司,越在意泄密及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保护。”李建军指出。

  李建军举例:市场竞争中通过各种专利与窃密诉讼打压竞争对手,其实也是一种常见的商业行为。比如:特斯拉诉前自动驾驶工程师曹光植,就属于这种商业考量。“科技公司的核心员工必然会接触核心技术,当他跳槽到新公司时,常会延续原来的业务领域,这样上家公司的技术和相关资料,可能会被用到新公司业务中而泄密,随之而来的各种诉讼,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且,这种“商业考量”今后将越来越常态化。李建军总结出科技企业常用的两种防范方式:

  一种是企业通过“专利网”和“专利墙”的设计,来阻碍竞争对手。“我先尽可能完善专利保护,如果你来挑战我的底线,我肯定会告你。”

  另一种是通过诉讼警告员工考虑泄密将付出的成本,起到杀鸡儆猴作用。为何高科技企业在泄密事件发生后,往往高调打官司?有时小事也会当成大事大张旗鼓?主要就是为了严惩泄密者,形成法律威慑,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后来者知难而退。

苹果的保密工作为何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职场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