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神曲”不是偶然,这些公司正在批量打造抖音流行

家居 时间:2019-10-01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在北京百子湾,有一家“神奇”的音乐公司—— 24小时上班,全公司从老板到商务都是音乐人,有实时的舆论热点检测系统,一旦捕捉到热点词,从写歌到上线最快仅需要4个小时,堪比自媒体的写稿速度,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曲制作公司”云猫文化。 乍听这家公司的

  在北京百子湾,有一家“神奇”的音乐公司——

  24小时上班,全公司从老板到商务都是音乐人,有实时的舆论热点检测系统,一旦捕捉到热点词,从写歌到上线最快仅需要4个小时,堪比自媒体的写稿速度,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曲制作公司”云猫文化。

  乍听这家公司的名字会很陌生,但是看到其旗下歌曲《王者荣耀》、《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像极了爱情》、《买买买买买》这些歌曲名字,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他们捕捉热点词的能力。

  在去年,云猫文化平均人产出近100首歌,月输出歌曲发行量30-60首歌,每首歌成本浮动在1万-30万一首不等,但是总版权创收已达上千万。去年全国的OST(影视剧歌曲)市场,云猫文化也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

  但是CEO宋孟君仍然觉得他们的潜力远不仅于此,对数据极为严苛的他正在研发更精准的产品,“现在我在研发一个叫oa的管理系统监测每一首歌,能智能分析出每一首歌的市场收益,推算出投入和产出比”。

  在北京,这种神曲制作公司还有不少家。他们每天接连不断的流水线式产出着热点歌曲,这个行业的竞争相当残酷,歌曲的商业价值完全依靠用户真实的收听量及下载量,不仅要跟同行的50万首新歌竞争,还要跟几十亿的曲库竞争。

  对于传统唱片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完全无法进入的陌生世界。

  “现在时代变了,过去你可能会去乡下采风才能汲取到灵感,现在互联网发达,抖音和快手刷一刷,就能捕捉到足够的信息量。”

  这些因技术变革而催生的新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改变着中国的流行音乐产业。

  如今,通过抖音迅速推红歌曲的手段,在行业中已经司空见惯。从《沙漠骆驼》到《绿色》,再到如今走红的一系列神曲,围绕短视频的音乐产业上下游产业链早已成熟。

  在QQ音乐《2019年发行歌曲总播放量排名TOP50》的歌单中,前五名中有4首皆为网红歌曲,分别为陈雪凝的《绿色》、Ice Paper的《心如止水》、娜美的《醉仙美》和摩登兄弟刘宇宁的《乞丐》,能与之抗争的只有流量艺人吴亦凡。

  然而,主流市场对所谓“神曲”一直颇有微词。不久前,李荣浩在节目为学员挑选了一首陈雪凝《你的酒馆为我打了烊》,引发网友的强烈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下短视频月活用户已经超过8亿,网红歌手,更是成为了音乐榜单上的常客。

  “诸如陈雪凝的《绿色》,歌曲的走红并不是偶然,背后的版权公司正是幕后推手。”

  宋孟君将这种自己独创的商业模式称之为互联网音乐C2B,即为市场需求提供音乐服务,在此前其他媒体报道时,这种做法曾经引发了音乐圈许多人的强烈批评。

  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他前一段时间创作的一首歌《像极了爱情》,“你看这只狗像极了爱情,你看这个口香糖要吐掉,不像爱情”,互联网提供的碎片化素材,极大程度的简化了创作者采集灵感的时间。

  在他的观念里,用户群在哪里,流量就在哪里,就有集中有商业价值,就像旅游景区前门大街一样。而现在集中流行的平台是抖音,必然就会出现适合抖音的歌。

  “(适合抖音的歌)第一种歌是能够表达用户情绪,比如说很开心或很伤感,第二种是可以让大家拍视频使用的趣味性歌曲,比如开瓶盖,还有野狼舞,可以让大家去玩,第三种是通过大数据测算出来的热点创作的歌曲,这种题材容易产生大众共鸣。”

  宋孟君轻快的讲解如何快速写歌的技巧,就跟写新闻一样,标题怎么起,内容结构怎么配置,其实是一模一样的道理。“如果是在短视频,首先要有好听易学的副歌,另外歌词要更贴近用户,要去聆听他们的感受,不要太孤芳自赏。”

  据宋孟君透露,从短视频往上冲歌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正儿八经民间火起来的,令一种是固有模式增加爆的概率,比如利用网红去推,但是这个是有相对概率的。

  比如陈雪凝的《绿色》,牵头的就是一家版权公司,整合了12家MCN公司,同时上线歌曲的时候,一夜之间近千位网红KOL内容跟拍,最终催生了这首大众神曲。

  云猫的团队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每日观察自产歌曲在音乐平台的指数情况,而这种以流量为算法的逻辑,可以时刻监视峰值变化,像酷狗用户就可以在每首歌的歌曲详情里查看到歌曲指数,“比如9月份蓝心羽《山楂树之恋》已突破10万,相比同时期5万指数周杰伦的《晴天》就收获了更多的热度及播放量。”

  在之前音乐圈批评最激烈的三个月,宋孟君正在医院中因生病住院,因此并没有正面回应。但是他仍然不觉得自己因为神曲被批评“出圈”是件坏事,“我的本意是想要分享给大家这种商业模式和新理念,和大家一起思考作为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人,如何更好收割商业并持续发展。”

  对于流行歌手出身的他来说,曾经也做过许多市场反响平平的好歌,但是他现在却看的很开。

  “有些歌可以定位学术的艺术品,有些歌本就定位是大众俗歌,大众俗歌通俗易懂更注重成为大众情感的载体,茶余饭后生活的调剂,不必承担如此重的职责。”

  音乐完成制作之后,如何推广,如何获得更大的曝光和传播,无疑是“神曲产业链”上极为关键的一环。

  这当中,版权公司扮演了重要角色。如果音乐市场像赌场一样,想要推火一首歌,同样需要筹码,那么拥有资金和能力的版权公司就手握了大量筹码。

  “对于歌手来说,版权公司存在的意义是,一是他们拥有循环的资金池,可以拿存量版权的盈利去赌新的歌曲,大部分歌手需要版权公司接盘,帮他们迅速变现;二是版权公司大部分有自己的宣传模式,可以给歌手提供歌曲宣传;三是版权公司有自己的制作能力,对一些歌手也是吸引力。”

  版权公司跟歌手的合作,最希望的方式是版权转让加分成,但主要看歌手本人的意愿。跟平台方的合作方式是根据试听下载量结算,传统唱片公司因为有头部艺人,所以有比较大的溢价能力,但是纯版权公司与平台的合作,完全是依靠真实数据,所以歌曲的流量至关重要。

  彭欢,伯乐爱乐&HIKOON MUSIC(海葵科技)创始人,曾一手挖掘了众多知名音乐人,目前公司年版权收入上亿,拥有词曲库和自己的宣发平台,公司版权体量超10万首。

  “我们只会去挑好嗓子,而不会去挑有流量的人”。所以能看出,近几年火的歌曲,几乎都出自新人,几乎都是“歌红人不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