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国商业航天五年小考:国内国外仍存差距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5-06 编辑:诚信在线 浏览:
在全球商业航天的市场份额划分中,火箭发射、卫星研制,只是漂浮在海平面上的冰山一角,真正占大头的是埋藏在海平面下的应用市

  在全球商业航天的市场份额划分中,火箭发射、卫星研制,只是漂浮在海平面上的冰山一角,真正占大头的是埋藏在海平面下的应用市场。

  4月23日,一年一度的“中国航天日”前夕,中国航天大会商业航天产业国际论坛在长沙召开。

  登台发言的重庆两江航空产业投资集团项目负责人李纲要表示有些疑惑。论坛关于商业航天、卫星互联网的发言,让他“热血澎湃”;但论坛转到投资界人士的讨论,嘉宾的观点却让他感受到艰难的情绪。

  他这次登台的主要任务是为政府的航天园区招商引资。他必须弄清楚一个问题,近年来风生水起的商业航天,现在怎么了?人们谈论的“大航天”时代,究竟会不会来。

  中国商业航天的“元年”肇始于2015年。这一年,国内首颗商业卫星“吉林一号”成功发射,两大航天“国家队”公布商业航天发展规划,一大批明星民营项目“爆发式”成立。其后的三年间,中国完成了商业航天的“从0到1”,从卫星和火箭研制到卫星在轨运营及商业化应用的全产业链,初步搭建。这三年间,不停有资本、创业者入局,一大批民营创业项目从幕后走向镁光灯前,资本市场关于商业航天的豪言壮语持续不断。

  然而,时间来到2019年,随着最早一批民营明星项目开始提交技术验证、商业化的“答卷”,尤其是一些明星项目技术验证的失败,搅动着航天市场的“一池春水”。身处圈外的分析者们,情绪显得较为复杂——国内商业航天的2019年,究竟是进入“爆发期”还是“瓶颈期”?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的五年“小考”,到底提交了什么业绩?站在2019年往后看,中国商业航天的未来在哪里?

  中国商业航天的“元年”肇始于 2015 年。这一年,国内首颗商业卫星“吉林一号”成功发射。(新华社)

  第一批明星项目“交答卷”

  在中国商业航天的“创业大学”中,2015年至2016年“入学”的民营项目是备受瞩目的明星。2018年下半年开始,2015级、2016级的明星学生们开始提交“答卷”。不过,现实的“答卷”,并没有演示文稿中描绘的愿景那么“丰满”。

  最近登场的,是2015级代表零壹空间。早前的3月27日下午17时39分,该公司首枚OS-M系列运载火箭在酒泉发射。发射后的50秒左右,一二级分离,火箭姿态失稳,在肉眼可见范围内出现下坠,升空未果。

  五个月前的2018年10月27日,另一名2015级代表蓝箭空间曾尝试发射自主研发的“朱雀一号”运载火箭。这是中国民营航天公司第一次进行入轨火箭发射,以失败告终。

  此前,零壹空间与成立于2016年的星际荣耀曾成功发射亚轨道探空火箭。然而,直到2019年,国内的民营火箭还未真正实现将卫星送入太空轨道。

  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的“五年”小考,随着一批“考生”的提前交卷,引发市场各方复杂的情绪。多少有些意料之外,相当一部分业内人士表现得依然乐观。

  赛思库创始人兼CEO党炜认为,火箭在供应链上的核心,也就是发动机要自行研制。相比于卫星来说,火箭的研制周期会更长,十年造一“箭”是客观规律。两次民营火箭探索失败,也是火箭研制长周期客观规律的体现,并没有影响“大航天”时代来临的光明前景。看起来不太好的情况,不过是长周期的大机遇中出现的“波折”。

  相比之下,卫星的研制周期要比火箭短得多,只需要大约三五年。民营卫星的“答卷”也符合这一规律。2016年成立的天仪研究院,至2019年已拥有五颗微小卫星成功进入太空。2015年发射的“吉林一号”,以及上市公司欧比特(9.550,-0.27,-2.75%)的“珠海一号”星座,正提供遥感大数据服务。

  这也是国外对手走过的路。美国太空探索公司(Space X)早在 2002年成立,而直到2009年才成功完成第一次商业发射。国内明星“考生”探索四五年交出的“答卷”,并不能说太差。

  长江航天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管理部部长胡晓涛则发现了更多积极意义。他认为,一系列的民营火箭发射行动,至少验证了国家政策对商业航天的许可,以及相关审批流程已向民营企业“开闸”。

  国家政策释放出了鼓励和开放的信号。“军民融合”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明确的思路。目前,国家航天法也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制定当中,商业航天有关的要求也将纳入到整体法规当中。

  这种乐观情绪,还在吸引着众多“玩家”展开行动。星途探索的运载火箭,目前已进入最紧张的地面实验阶段,预计在今年的第二季度5到6月份完成首飞。前述提及的星际荣耀,自主研发的四级固体运载火箭也将于5月中下旬发射。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19年将有接近10次民营火箭发射探索。

  “这些(民营航天)项目似乎有些着急了,试图证明自己有进入太空的技术。”胡晓涛对记者说,“不过也容易理解,现在国内出现这么多商业航天项目,他们必须跑在竞争对手前头,才能增加在市场存活的几率。”

  伴随着明星项目“交答卷”,越来越多来自资本圈、园区的“玩家”涌入了商业航天领域。